喜欢森林的霁然

【凹凸】〖关于卡米尔生日是如何度过〗

【凹凸】〖关于卡米尔生日是如何度过〗
私设*现代架空
严重OOC*
CP:雷卡,微all卡。
注意⚠️
是卡卡贺生文!我爱卡米尔!

       等卡米尔忙完一整天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他打了个哈欠,现在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。
       打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。
       奇怪?大哥没有拉着佩利和帕洛斯一起熬夜通宵打游戏?
       不过那可再好不过了,这样他就不用累死累活地收拾总是被他们弄的乱七八糟的房间了。
       卡米尔一边这样暗暗想着,一边打开了客厅的灯。
       一瞬间的明亮让他的眼睛稍稍有点不适,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。
       客厅雪白的墙上拉了一条长长的红色横幅,横幅上面用金色的字体大大咧咧地写着“祝卡米尔生日快乐”的字样。
       有几个字都快掉下来了。
       桌上摆着一个卖相还不错的蛋糕,还有一些已经有点不太新鲜的果汁。
       卡米尔有点感动。
       他自己都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       然而他一转头。
       准备了这一切的三个家伙,此时正横七竖八地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。
       底下有几个空的啤酒瓶滚在地上。
       所以说,他们是在一边等他回来,一边喝酒的过程中睡着了?
       卡米尔有点无奈。
       就让他们好好休息吧。
       卡米尔心软地想。
       他切了一小块蛋糕准备开始吃,说来奇怪,那三个家伙居然没偷吃。
       真是转性了不成?
       但在卡米尔把蛋糕放进嘴里的瞬间他就后悔了。
       这是什么鬼?!
       他几乎立即把蛋糕吐了出来。
       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去厨房寻找一下答案。

       果然,面粉撒得到处都是,有些混了水更是黏乎乎的,奶油在地上躺着,厨具里装着不知名的黏糊物,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上。
       他们是把盐当成糖了。
       卡米尔低头看着调料盒里少了大半的盐,绝望地想。
       “好吧。”卡米尔叹了口气,看起来今天他可能不能好好休息了,“先把厨具整理一下。”

       等卡米尔整理完厨房,天都已经微亮了,而卡米尔也已经哈欠连天,累得连动都不想动了。
       这绝对是自己过得最累的生日。
       正当他打算回去倒头就睡时,他听见了大哥的声音。
       “卡米尔?你回来了?”雷狮才刚睡醒,声音还很含糊。
       “嗯……”而卡米尔的声音就更含楜了,轻得几乎要消散在风里,透出浓浓的倦意来。
       他勉强抬起眼皮看向雷狮。
       雷狮好像已经清醒,一双紫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他。
       卡米尔对上雷狮的眼睛,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半拍,一时间莫名其妙的有些慌张。
       他怔住。

       天知道为什么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       卡米尔一边思考着事情的发展,一边乖乖地坐在自己的大哥身边。
        他们在等日出。
        原因是大哥说想要看日出。
       虽说卡米尔困得要命,但是他从来无法拒绝大哥的要求。
       真是要命。

       一时间气氛安静下来。
       “蛋糕好吃吗?”雷狮忽然问身边的卡米尔。
       卡米尔看出来大哥的自豪来,不太忍心说实话打击,只要回道:“很好吃,我很喜欢。”
       事实是他一点都不喜欢,觉得这辈子都不想吃这样的蛋糕了。
       “那以后我可以做给你吃啊!”雷狮笑了,他笑起来总是耀眼又自信的,他停顿了一下,又补充道,“不是生日也可以给你做的。”
        “……”卡米尔后悔了,他勉强抽动一下嘴角,露出一个笑,“嗯。”

      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       日出来了。
       “日出出来了,卡……”雷狮停下,他看到卡米尔已经睡着,整个人小小的一团,微微倾 斜地靠在自己的身上。
       没撑住睡着了么?
       那就让他好好休息吧,也的确是累了一整天。
       雷狮看向卡米尔的眼睛里流露出极少见的温柔来。
       宛若一片紫色的星空。

       “雷狮老大,卡米尔怎么了?”说话的是刚刚转醒的帕洛斯,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,目光停留在卡米尔眼底的黑眼圈,带着他自己都没发现的一点担忧。
       佩利还在呼呼大睡,但嘴里却不停地嘀咕着“卡米尔”“生日”之类的词。

       “嘘。”雷狮将卡米尔轻轻抱起,露出一个近乎宠溺的笑来,“他太累了。”
       衣服忽然被抓紧。
       “大哥……”卡米尔在睡梦中呢喃着,默默地靠近自己熟悉的味道。
       雷狮低头亲吻卡米尔的额头。
       “我在。”

【凹凸】【瑞金】〖后来我终于想起了你〗

【凹凸】【瑞金】〖后来我终于想起了你〗
私设*现代架空
严重OOC*
CP:瑞金,微得压根看不出来的凯柠凯。
       一片血色,警笛声,哭泣声,喘气声交织在一起。

       “不!”

       这是这个月第三次做这样一个同样的梦了。

        金躺在床上,呆呆地望着天花板。

       说来奇怪,做这个梦的时候,他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恐惧,而是浓郁的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悲伤——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和后悔几乎令人窒息。

       但那只是个梦而已。

       金将衣服换好,在镜子前面开始洗漱,他发现自己的牙膏是牛奶味的——说实话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奇怪的牙膏口味。但他实在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买的了,而且这牙膏看起来已经放了很久,甚至已经过期了——但它从来没有被用过。

       也许是凯莉送的也说不定——毕竟牛奶听起来和甜品很搭不是吗?

       金迷迷糊糊地刷好了牙——当然用的不是那只牛奶味的,而是另一只很普通的薄荷味牙膏。

       他觉得自己的早餐最好是果汁加面包,但冰箱里只有一瓶过期了的牛奶。

       他并不喜欢牛奶啊?

       真是奇怪。


       今天他打算和紫堂幻还有凯莉外出拍摄,现在的天气正好,阳光明媚,很适合拍摄。

        “紫堂!凯莉!我来啦!”金的脖子上挂着照相机,用力地向不远处的凯莉和紫堂幻招手,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,看起来活力四射。

       凯莉咬着嘴里的棒棒糖,有些含糊不清地吐槽金的时间观,今天金又迟到了——虽然每次都只是迟到五分钟不到,但对于凯莉和紫堂这样守时的人来说,每次都是他们在等金。

       “你现在总是迟到……”凯莉的一边打理自己有些被风吹乱的发型,一边挑眉说,“之前格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哎哟!紫堂幻你干……”凯莉被紫堂幻踩了一脚,转头怒视他,不过很快她就似乎想起了什么,脸色突然变得有点不好,沉默下来不再说了。

       紫堂幻道了声歉又叹了口气。

       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。

       虽然很好奇,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,开心地拍摄起风景来。

        不对……不是这种感觉……

        金再换了个角度。

        相机中的画面里光影交错、天空湛蓝,白云悠悠,柏油马路边一颗颗整齐的梧桐树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出无数深深浅浅却都无比生动的绿色,这一切都带着无限的美好。

       可还是不对,为什么总感觉缺了什么呢?

       金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这个行为一下子令他的发型变得凌乱起来。

       太糟糕了!

       金非常沮丧地想,不由自主地低垂下头来——他平日里并不是容易情绪低落的人,但这次失败的拍摄却让他有怅然若失之感。

       那个他找不到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让他不安。


       紫堂幻看金的心情低落,正想上前安慰,却被凯莉制止了。

       “他肯定是因为习惯不了缺了那个人的拍摄,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那种感情已经刻到灵魂里去了,忘了也记得。你打算怎么安慰他?我们什么都不能说。”

       紫堂幻低下头没回话,但动作还是停下来了。

       “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?”凯莉竟也难得有些伤感起来,其实她是有那么点不忍心的——可惜她不忍心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      紫堂幻抬头看天空,即使有层层叠叠的树叶挡着,阳光也耀眼得很,他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干涩:“只能说是造化弄人。”

       两人都没再开口。


       黄昏已至。

       “可恶啊!今天完全没有拍出想要的照片的感觉!”回去的路上金不住地抱怨着,“啊啊啊啊!你们当初替我整理房间的时候,怎么会把我的相机胶卷全部丢掉的?”

       “好啦,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对不起啊,金。”

       真敷衍的回答呀。

       金这么想着,可他实在想不起来当初他拍的都是什么内容了——否则照着当初的内容再拍一次也可以啊。

       他没想到紫堂幻其实是个极细心的人。  


       在路口他们还遇上了安莉洁。

       听说是凯莉的朋友,一个很厉害的心理医生。

       金总觉得在哪见过她。

       不过金觉得她有点多愁善感。

       比如她看了一眼黄昏,就对凯莉感慨了一句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。

       凯莉没接她的话,一时气氛便变得沉默起来。

       就在金思考着不要活跃一下气氛的时候,凯莉却在这时候开口了,其实她的声音很轻,金勉强才听清楚,不过金觉得她这句话是说给安莉洁听的。

       “黑夜是会降临,但太阳也会照常升起。”

       凯莉什么时候这么文艺啦?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呢?

       “阳光曾照耀树叶,可阳光永存,树叶却在冬天独自飘零,即使来年再出现新的叶子,也不再是当初的模样。”紫堂幻喃喃自语着。
他们这样的对话却让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      “你们都怎么啦?”金忍不住出声问道,一双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,他刻意忽略了心中的不安。

       凯莉和安莉洁都没回答,只有紫堂幻解释说是在为自己的文章构思。

       对啊,紫堂是作家嘛!

       金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,就不再继续询问,在与他们告别后一个人欢欢喜喜地回了家。

       金在洗完澡后才发现自己的床上有一个很柔软的浅绿色的抱枕——早上太过匆忙所以没有发现,不过他同样记不起这是从哪里来的了,应该是紫堂和凯莉整理房间的时候送他的吧。

       反正抱着很舒服,金紧紧的抱住这个抱枕,总感觉很安心、很熟悉。

       橘黄色的台灯光下,是金沉睡着的侧脸。

       与此同时,心理诊所内。

       “你就打算这样一直瞒着他吗?”

       “难道你还有更好的方法?”

       “总有一天他会全部想起来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知道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一天不远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所以我来拜托你…⋯能拖一天是一天。”
       “凯莉,你这样无法解决问题。”

       “安莉洁,帮我。”

      良久的沉默。

      “……好。”

      疲倦的、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回答。


       次日,金一大早就被凯莉拖去了安莉洁的心理诊所——听说那里可以治好自己最近的状态不佳。

       结果接受完治疗后,金却更加迷茫了,他觉得他缺失的东西已经自己越来越远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       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,那可是连凯莉都非常推崇的特别厉害的心理医生安莉洁啊。

       而且最近自己对拍摄也提不太起兴趣了,之前他明确地觉得自己在怀念些什么,可现在自己不太确定了。

       做那个同样梦的几率也渐渐变少。

       一切仿佛在回归平静。

       “可为什么我会如此悲伤。”

       “心脏的疼痛如此强烈,带着近乎疯狂的绝望。”

       “这一次我一定弄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      金安静的坐在床上,他将脸靠在那个浅绿色的抱枕上,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着,不知道在说给谁听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
       一个月后,下了一场很大的雨。

       带来了一场雨季,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雨季。

       那天金出门没带伞,结果他竟然在自己的随身背包里找到了一把很小巧的折叠伞,黑色与绿色相间,颜色搭配中规中矩,款式很是简约。

        是紫堂给自己准备的吗?为什么是绿色的呢?好奇怪。

        在他准备打开伞的时候,一张纸条飘落下来。

       这是什么?

       干净利落的字体,每一个笔划工整又潇洒。

       上面的内容很简单:

       下雨了,回家记得先换衣服,再喝点热水,路上小心,切勿感冒。

        好熟悉……是谁呢?

        为什么想不起来。

        为什么……想不起来……

        不知为何,不知何时,金发觉自己已经泣不成声,那种发自本能的悲伤已经足以让自己泪流满面。


       等紫堂幻和凯莉找到金时,便看见金怔怔地盯着手中的纸条。

       他们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互相眼中的震惊和懊恼。

        最终,凯莉上前一步。

        “金,你想起格瑞了?”


        一瞬间,所有的记忆喷涌而出。

        “笨蛋,别跟着我。”

        “要懂得怎么照顾自己啊。”

        “真是拿你没办法,随你了。”

        那双紫色的双眸——是自己的整个世界。

        自己曾经为格瑞拍过无数张照片。

       在每一个曾他们留下过美好回忆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那时他以为世界会永远美好,就像格瑞永远会陪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      直到那天。

       如果那天自己没有让格瑞为自己出门买果汁……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       格瑞出了车祸。

       是他害死了格瑞。

       他们曾在大雨滂沱的夜晚披同一件雨衣奔跑回家;他们曾在情人节当天小心翼翼地为对方做巧克力而涨红了脸;他们曾一起倒数跨年约定好一定要一直在一起;他们曾一起蹲在路边用买来的猫粮来喂流浪猫;他们曾因与对方喝同一杯饮料而不由自主地暗自欢喜……他曾经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,可到如今却只剩下曾经。

        他还有好多好多事没来得及和格瑞一起做呢。

        可来不及了。


       “格瑞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格瑞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格瑞……”

       金反复呼唤爱人的名字,一声比一声轻,一声比一声苦涩。

       紫堂幻和凯莉没有出声,只是偏过头去,不忍心再看。


       很多年后。

       一个农村小镇里的墓园中。

       “格瑞!我来看你啦!”

       “我记得你说过你比较喜欢小镇的风景,所以我就擅自把你带这来了,不要生我的气啊。”

       “前些日子我去了很多地方,那些地方都很美,可我还是觉得这里最好。”

       “对了,我现在不拍摄了,我做了一个设计师,我记得这是你的梦想。”

       “有一个系列我是为你设计的,我今天就烧给你看啊,我觉得我设计的还不错呢!”

        金把手里的设计稿用打火机点燃。

        他看着火焰一点点吞噬着那份设计稿。

        忽然又忍不住哽咽起来。

        “格瑞你总是这样。”

        “老是丢下我,喜欢一个人。”

        “真的很过分唉。”

        金胡乱地抹了几把脸上的眼泪。

        继续微笑着说。


       在金离开后,凯莉来到这里,只苦笑地把花束放下。

       “其实金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强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把当时藏起来的你的东西全部还给了金,他每次看的时候还是很悲伤,不过那怕是为了你,我想他也会努力活下去吧。”


       同年。

       新生代作家紫堂幻最新作品《光与叶》正在热销,据他自己所说,这将是他的巅峰作品,也极有可能是他的封笔之作,而这部作品结尾中有一句话非常打动人心却意味不明——

        “愿阳光永存,四季常青。”

【凹凸】〖占卜那些事儿[三]〗

PS:这是一个系列的故事,所以最好和前篇一起看比较顺畅,如果没有看过前篇并想要补前篇的话请戳这里👉🏻http://budengla.lofter.com/post/1f84d768_ee96ede7

【凹凸】〖占卜那些事儿[三]〗
私设*占卜师柠x消息贩子凯
严重OOC*
CP:主凯柠凯
       “安……莉洁?”凯莉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混沌,但她朦胧间似乎看到了一抹冰蓝色,让自己多少有些平静下来。
       那空气中飘散着的檬柠淡淡的清香真让人安心呐。
       凯莉猛地睁开眼睛。
       她盯着安莉洁的后背,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。
       刚才,自己竟然生出了依赖安莉洁的想法,真是可怕啊。
       “你醒了?”安莉洁转过身来,她的脸色甚至比凯莉还要苍白上几分,今天她的消耗实在太大,能撑到凯莉醒来已是不易——因为她身为圣女,身体是十分脆弱的。
       凯莉看着她不同寻常的虚弱,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,但她什么也没问,只是缓缓地起身,从喉咙里闷闷地发出了一声:“嗯。”
       “凯莉你的魔女血脉似乎提前开始觉醒了啊,我现在只能勉强压制和延缓它完全觉醒的速度,我很担心……”安莉洁回头看向凯莉,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溢满了担忧——凯莉很少从安莉洁的脸上捕捉到这样的情绪。
       果然是瞒不过她的。
       甚至也许安莉洁早就知道了,那不应该厌恶自己吗?在他们这样信仰光明的人眼里,自己的血脉,恐怕是极为不堪的吧。
        做出这担忧的样子做什么,真是虚伪极了,难道自己稀罕吗?
       凯莉冷冷地笑了,甩开了安莉洁搭上的手,自己的魔女血脉、内心的黑暗或者需不需要救赎,与眼前的女子也毫无关系——自己最是厌恶这副惺惺作态又天真无辜的模样。
       那份曾经朦胧的心动在一瞬间消失殆尽,就像灰飞烟灭一般再也寻不见一丝一毫踪影了。
       “谁要你多管闲事?找死吗?”凯莉的瞳孔已经变得血红,透出杀戮的气息来,手中的飞镖已经无法控制地袭向眼前的安莉洁。
       安莉洁侧身躲过,眼底是无法捉摸的复杂神色。
       是什么意思呢?
       凯莉现在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。
       固执又拼命地刺伤靠近自己的一切存在,想要抓住东西就如同指间的流子一点一点地消散——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时候,弄丢了。
        血液像是在燃烧一样。
        不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        杀……杀!
        杀了她!
        做不到……我做不到。
        “凯莉!”安莉洁侧翻躲过,向自己跑过来——她的身边出现无数冰来,却是带着并不锋利的温柔。
       你在唤我的名字对吗?
       安……安莉洁?
       失去意识前,凯莉看见安莉洁的眼睛——那双迷人却平静的双眼,如今掀起惊涛骇浪。
也许是为自己。
       冰冷……却美好。
       意识渐渐模糊了啊,自己在不停地沉向黑暗呢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次竟然有点不甘心啊。
        嘿,神女……

       鬼天盟。
       “凯莉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,你耍了什么花招?”安莉洁的语气很平静,如同从前一样空灵动听,但她低垂下头,让人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,“我并不想管你们鬼天盟的事的,但你最好把凯莉的事情说清楚。”
       “安莉洁小姐,我想您恐怕是误会了什么,我并没有……”鬼狐天冲微笑着,看起谦卑又无害。
       安莉洁轻轻歪过头,露出小半张脸来,她的神情看起来天真又无辜,仿佛喃喃自语呓语出声:“你的存在即是变数,曾经的失败似乎也不曾让你醒悟。”
       从头至尾安莉洁都没有与鬼狐天冲对视过,她翡翠般晶莹剔透的眼睛里,空荡荡的一片。
       仿佛在这肮脏、污浊的世界里,唯有她是唯一的净土。
       “占卜师大人真是神通广大。”鬼狐天冲微笑着,面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,却改变了对安莉洁的称呼——他的说话变得有些急促,虽然极难察觉,但对于敏锐的安莉洁来说,发觉这一点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鬼狐天冲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只是我们的行动还没有开始,何来曾经的失败呢?”
       他那双如同蟒蛇般阴冷的金色眼睛紧紧地盯着安莉洁。
       “每个人都会失败不是吗?谁从一开始就是成功的?”鬼狐天冲像是寒暄般继续说道。
       “也许。”安莉洁轻声说,她纤细的手指间已经出现了丝丝寒气,她的嗓音仍像曾经被神亲吻般优美动人,“我只是想要解药而已,如果你不给,我也有别的方法去拿到它。”
        “但,亵渎神明之人,我将带你向神明问罪。”
       寒意刺骨,无数寒冰凝至空中。
       鬼狐天冲不甘的目光透过近透明的寒冰,恍惚间看见安洁莉美丽而冷漠的眉眼。
       竟与凯莉放肆的蓝眸重合。

 PS:不得不很沮丧地说完全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……想好的回忆杀也完全没有办法融进剧情里,原本想把之前的瑞金部分也写进去一点,但后来发现自己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好,就只能这样了,但会尽量好好修改的。

一个画渣的努力……
P1是最近尝试给自己画的头像,是第二次指绘。
P2/P3/P4是很久以前临摹的最终幻想,是手绘。
P5/P7是雷卡,是手绘。
P6是无聊的时候瞎涂的卡卡私设,是手绘。
P8/P9是第一次指绘,涂的卡卡,P 8是原图,P9是加了滤镜的。
画得太渣了,不好意思打人物内容TAG。
就当是把自己的画记录下来,免得弄丢吧。

【凹凸】〖凯柠凯的知乎回答〗

【凹凸】〖凯柠凯的知乎回答〗
私设*学院、知乎体、第三视角
严重OOC*
CP:凯柠凯

#知乎
你有体验或见过什么CP之间可爱的互动吗?感觉怎么样?
ID:匿名
谢邀……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邀请我,毕竟我至今还是个单身——受到10000点暴击伤害好吗?太过分了!
不不不,其实我超爱吃糖的,请各位CP不要大意地尽情发狗粮吧!(划去)
言归正传。
CP什么的我们学校超多的,BG、BL、GL全部都有!就是每天吃糖吃到感觉要蛀牙的感觉。
但是!注意啦!划重点!
我下面要说的是一对超级可爱的百合CP——这一对已经正式在一起啦!我就坐在她们的后面,互动真的萌得人一脸血有!没!有!
其中一个是天然呆型的小可爱,长得非常好看,是那种清爽可人的感觉,这里先简称A,虽然有时候感觉很迷糊,但是个其实非常善于洞察人心并善解人意的孩子(应该吧,心虚),而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来着……非常意外地擅长占卜之类的,而且听说试过的人都说非常准,然而A占卜基本讲究随缘,不是谁都给占卜的……不过A总给人一种不问世事的隐士感觉是什么鬼?但就算是这样A还是我的女神!
另外一个则是学校报刊主编,这里就叫K好啦,是个真大佬,你要是想知道什么消息,去问她准没错!超级准确,而且信息都是最新的那种。而且K很喜欢笑,不过虽然笑得甜甜蜜蜜的也超级好看,但是总让人觉得她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,emmmm,果然还是我脑补过多吧!做事情非常随心所欲,在整个学校人气非常高!
忘了说,K也是个大美女,果然美女就应该一起百合嘛!太养眼了好不好!
忍不住露出痴汉的笑容。(划去)
咳咳,言归正传!
记得有一次考试前夕,天气很冷,北方的冬天,你懂的啦,就是那种你穿的棉袄都能让你冻得瑟瑟发抖的感觉……但A只披了卫衣就来上课了!!把我惊得呀!我觉得她一定会很冷,所以看了看自己的暖手袋——就是那种摇一摇会发热就可以用来取暖的那种。咬着牙把最后一个给了我女神,自己受冷也绝对不能让女神受冷!
一开始A是婉拒了。
就在我有点沮丧难得的可以和女神说话的机会时,A歪着头想到了什么,最后还是接过来了。
而我就捂着我砰砰跳的小心脏——哎呦我的天哪!女神歪头的样子真好看!又有点心虚的想,K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想捶死我的。
然而女神并没有用。
有点小失落。

直到K姗姗来迟,其实A和K是一个宿舍里的,但是K却常常旷课或迟到,一直是A在帮K签到——也不知道她们两个是怎么混过去的。
但K是谁?学校大佬啊!成绩也从来没差过,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“你来啦。”
A看见K过来就去拉K的手,面上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来。
“嗯,那家伙要的资料很麻烦……整了很久,不过委托金倒是不少,这个月底我请你吃蛋糕!阿嚏!”
K一边嘟囔着,一边打了个喷嚏,看得出来她好像着凉了,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袄,但是脸色仍然有点发白,不过她面上的神采飞扬很好地掩饰了这一点。
“啊,差点忘了,你的冰柠茶,低糖,我让他们尽量做酸点的,不晓得合不合你的胃口,要是不喜欢丢掉就好了……阿嚏!真冷。”
K把塑料袋拎到桌上,她自己点的是热的全糖珍珠奶茶。
A接过来喝了一口,看起来很喜欢。
看起来K真的很了解A啊。
这对好甜哦!!!
“很好喝哦,是不是又感冒了,明明知道自己怕冷啊,为了收集资料总不能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啊。唔,给你,自己捂一会儿吧,会暖和些的。”
A有些担心地皱眉,把刚摇热的暖手宝递给了K,K当然很自然地接过去了,还轻轻亲了一下A的脸颊。
A的脸颊泛上一点点粉红。
哇哇哇!好甜!我要死了!这两个人简直是配一脸啊!
至于那个暖手宝,请叫我雷锋!
有生之年,我竟然也能助攻自己喜欢的CP!此生无憾!
“我也想亲你一下唉。”
是A轻轻地说。
唉唉唉!有新进展!
“嗯……不许亲嘴。”
“为什么啊。”
“我感冒了啦,传给你怎么办?到时候你生病了,我可不想照顾你。”
“好吧。”
哦~~真是妙哉~
怎么会有这么棒的CP呀?
等等!
A快速在K的唇上留下一吻,又很快做贼心虚般的坐了回去。
“一起感冒也没有关系的嘛。”
A小声地说。

你问我后来怎么了?
她们两个还真的双双感冒了。
不过据说K虽然说了A,但也没表现出不高兴的意思就是了。

最后……要是被K发现我在这里爆料就完了,所以匿了,赶紧溜赶紧溜。

【凹凸】【安艾】〖我将为所爱,至死不渝〗

【凹凸】〖我将为所爱,至死不渝〗
私设*骑士安x公主艾
严重OOC*
CP:主安艾,副凯柠凯,一句话雷卡(而且还比较偏亲情搭档)所以雷卡没有占标签,注意一下。
       “公主殿下,陛下说了,您必须先选择您的骑士才能出门。”侍女急匆匆地追上前方拎着群摆一路小跑准备溜出去玩耍的小公主,提醒道。
       艾比只好停下,她挑起眉毛,她那红宝石般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朝气与活力,似乎很是苦恼地歪了歪头。
       “那就那个安迷修吧!”
       那个傻瓜骑士还算有点可爱,虽说有些善良过了头,不过正是这样,所以她才要帮忙看着嘛,免得哪天那个傻瓜因为自己的善心作死了——这才不是在关心他呢!
       小小的艾比这样想着,脑海里浮现出当时安迷修半跪时的侧脸,在阳光的照耀下,他蓝色的眼睛还挺好看的。
       艾比停下脚步,今天就先不出去玩儿了,去看看她的新骑士吧。

       当安迷修得知自己被选中时,是很惊讶的,他总觉得公主殿下似乎是很讨厌他的,虽然,公主殿下很漂亮……也很可爱。
       但能成为公主的骑士,也是骑士之中无尚的荣耀——更何况,他……也不讨厌这位有点小骄纵却刀子嘴豆腐心的公主殿下。
       像火一样耀眼的女孩子——灼人又温暖。

       “在下安迷修,很荣幸成为您的骑士。”安迷修半跪在艾比面前,头微微垂下,余光瞥见了艾比娇艳的红唇,不知怎么回事,心跳有些加快。
       艾比看着安迷修,这个傻瓜骑士长得还真的……挺好看的。
       呸呸呸,恶心帅而已!
       但脸还是红了,她只好恶声恶气地提高音量,掩盖这突如其来的悸动:“没什么荣不荣幸的,我的脾气可是很不好的哦!而且做我的骑士,规矩可是很多的,要是你做不好的话,我就把你赶走!”
       语气很冲,艾比出口就后悔了,又不好意思解释,只能骄傲的抬起头,又忍不住偷偷去看地上的安迷修。
       其实安迷修不是很在意,他好像从小就没有女孩子喜欢他——肯定不是容貌的问题,安迷修的容貌怎么说也是顶好的,可偏偏不讨女孩子喜欢。
       上天啊,为什么?安迷修有些无奈和悲伤——这太不公平了,自己明明只是想发扬骑士道而已。
       “别跪着了,还不快点起来啊,我们要走了!”艾比见安迷修没什么反应,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更生气了,转过头闷声说道。
       安迷修看着艾比离开的背影,摸了摸头,公主好像又生气了,是自己刚刚又做错了什么吗?

       时光飞逝。
       当初的小女孩如今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儿——带刺的烈焰玫瑰。
       皇宫内。
       “安迷修,你老是救这种来历不明的人,要是惹来麻烦怎么办!”艾比几乎要被这个傻瓜骑士气死了,每次和他偷偷溜出皇宫出去玩的时候总能救回些奇奇怪怪的家伙来,关键是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还看起来危险的要命。
       这次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但是应该很不简单……艾比简直要叹气了。
       救别的陌生女孩子,明明他是自己的骑士好不好,艾比觉得很不高兴,但她又实在没法讨厌眼前无辜又好看的女孩子,所以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安迷修这个笨蛋。
       女孩子说她的名字叫洁,这很明显不是她的全名,而她的容貌却是十分出众,一身的气质更是不染纤尘的不凡,更别提她所中的毒,横竖不是好惹的样子——但相处下来却是出人意料的天然呆。
       可人呆也呆得有水平,艾比这几天来旁敲侧击也没能探出些什么有意义的消息来——总之身上是充满了谜团。
       不过从服饰上来看,恐怕不是本国的人,唉,这不就是更麻烦了。
       “艾比殿下,当遇见他人落入苦难之中时,在下身为骑士又怎么能不伸以援手呢?”安迷修语气坚定,双剑被他持在背后,看起来意气风发。
       艾比又不说话了。
       这个傻瓜骑士总是这么坚守他的骑士道,依她看,迟早要被这骑士道害死的,他可以救得了一个,又能救得了全部吗?救得了一时,救得了永远吗?更何况虽然他实力强劲,也并不是没有敌手,就像上次那对兄弟——哥哥便与安迷修实力相当,弟弟虽略逊一点,却也比自己强出不少。两人合手,安迷修带着战斗实力中上的艾比自然处于下风,最后不过平手离开。
       不过她瞧着那对兄弟恐怕是临国赫赫有名的雷狮与卡米尔,听说是主动放弃了继承权跑出来做海盗的,一直是有名的海上霸主——两人默契十足,每每一同战斗都似心有灵犀。
不过后来也与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就是了。
       艾比看着安迷修,叹了口气,还是好好盯着这傻瓜骑士吧,免得哪天救人救着把自己给救没了。
       她捧着脸颊,悄悄望向一边守在自己的身边的安迷修,正好与安迷修的蓝色的眼睛相对。
       唉?!
       难道之前这个傻瓜骑士……一直在看自己吗!
       艾比急忙转过头去,她的脸一下烧得通红——这怎么可以被那个家伙看见啊!自己绝对绝对不是喜欢!
       自己是要找个白马王子而不是一个连马都没有的傻瓜骑士!
       与此同时,安迷修也迅速地低下头去,他看见艾比殿下的眼睛如同最华丽耀眼的红宝石,让人心动——他也红了脸,却暗暗失落于艾比的转头。
       正当空气中的暧昧渐渐在发酵的时候,侍女有些不解风情的声音打断了这份羞涩的情意。
       “公主殿下,陛下要召见您。”
       正当艾比失神的时候,一旁的侍女为她传达了信息。
       父皇要召见她?

       她立刻回过神来,一边懊恼自己来的莫名其妙的羞涩,一边开始揣测父皇的用意。

       今日是星月国女皇来访的日子,但因规模不大,应当是没有她个公主的事的。
       艾比有些不安。
       她回头看了一眼仍然一脸似乎仍然懵懂的安莉洁,见她神色依然平静,更没打算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,只能暂时放下心中疑虑,拎起裙摆便急匆匆地走向主殿——安迷修就跟在她的身后,她这样想着,渐渐安心下来。

       “想来这就是有名的帝国玫瑰——艾比公主了,是吗?”坐在上坐的星月国女皇微笑着,她的笑容看起来就像蜜糖一样甜美,但艾比却有些警惕。
       父皇向自己微笑致意。
       艾比咬了咬牙,直觉告诉她这位女皇来者不善,但她微微行礼:“是的,能让美丽的女皇陛下知晓我的名字是我的荣幸。”在礼数方面,艾比很自信,这会儿自己是挑不出一丝错来的。
       凯莉,星月国的女皇,年龄不比她这位公主大多少,但却以甜美的外表与雷霆却缜密的手段而闻名整个大陆,而在她的统治下,星月国也迅速从一个小国发展为东部的强国之一。
而星月国——这个国家之前可不叫这个名字,只是凯莉最钟爱的武器的名字叫星月刃,而星月国之名也是取自于这个武器。
       “谢谢你的赞美,亲爱的帝国玫瑰,你可真是会说话,不过我听说你有一位骑士——哈,是叫安迷修对吧?他挺有名气的,他救了很多人呢,但……”凯莉并没有在寒暄上花费太多时间,几乎是立即提出了她的目的,但她故意停顿了一下,她看见了艾比屏住呼吸的模样,在心里盘算了些什么,但很快又把话继续说了下去,“我听说最近他救了一位美丽的蓝发少女,叫做洁,哦,对了,我忘了说,她应该还有一双祖母绿色的眼睛,当然这些小消息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,那么请你告诉我,这是真的吗?”
       艾比脸色苍白。
       她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向安迷修,每当她不安的时候她总会这样——原来早在不知不觉中,她已习惯有一个安迷修在自己的身侧为自己披荆斩棘。
       一种可怕的情感羁绊——这居然发生在一位公主和她的骑士身上。
       事到如今,艾比哪里还不明白事情的经过——那位叫洁的少女,自然就是星月国的神女——整个大陆神教的掌舵人,同时,她也是凯莉的恋人——安莉洁。
       她并不知道安莉洁是怎么受伤中毒的,但这也并不是她能知道的。
       重点是,安迷修救下了安莉洁,凯莉知道了,然后呢?为了让这件事永远成为秘密——会发生什么?
       为了两国的建交,安迷修必须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圣女被临国的骑士所搭救才活了下来——这件事情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奇耻大辱。
       父皇也不会有什么意义,对于他来说,安迷修只是一个骑士而已——无论实力再怎么强大,也不过是皇族手上的一把武器,当武器除了保护公主之外,有了更大的作用……即使代价是将这精良的武器销毁,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。
       明明是安迷修救了安莉洁呀。
       但谁会在意呢?
       可是……
       沉默。
       艾比说不出一个字来,她不敢回头看安迷修——她也不知道安迷修是否明白了凯莉的意思。
       之前艾比一直劝安迷修放弃他一直所坚守的骑士道。
       可如今他要明白自己曾经所坚守的光明是如此的可笑时,艾比却希望他还是善良得有些傻的那个骑士。
       希望他好好活着。
       希望他不懂。

       安迷修看见他的公主殿下突然跪了下来,却没有说一句话。
       艾比殿下从来没有下跪过。
       他也跟着跪了下来——即使他再怎么坚守着他的骑士道,在皇宫里呆了这么久,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凯莉未说完的话的意思呢?
       他从不后悔救人,却后悔连累了艾比殿下。
       此时绝不是回忆过去的好时机。
       但安迷修忍不住想起第一次遇见艾比的时候,那时她还很小呢。

       艾比小时候非常的骄纵与顽皮。
       第一次遇见这位公主殿下,是他在一棵大树下练剑的时候。
       艾比突然就从树上掉下来了,那时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是身体的本能让自己抱住了娇小的少女——他清楚地记得,那一瞬间,怀抱中的清香。
       当时他怎么可能知道眼前的少女就是公主殿下,只是红着脸学着从小说中看到的绅士做派,故作潇洒地说:“美丽的小姐……”
       大概是被当成那种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粘身”的风流浪子了。
       就被讨厌了。
       后来知道了少女就是公主殿下,更是不敢太过接近,可少女虽然很讨厌他的样子,却总是在偷偷溜出皇宫的时候来找他。
       而他呢,也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分享自己骑士道的人一般,孜孜不倦地向他讲述着自己的骑士道。
       虽然艾比每次都是不怎么温柔地反驳他。
       可他的艾比殿下也认真地听着。

       “艾比?你这是……”父皇的声音已经带上几分不满。
       但艾比头一回想要违抗。
       与自己的骑士——安迷修一起,守护这份骑士道,守护这份公平。
       凯莉的笑容已经有些危险与不耐烦了起来。
       整个大厅再一次陷入了沉默。

       “凯莉。”
       空灵干净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沉默,安莉洁慢慢地走了进来。
       门被冰柱强行打开了。
       “他们是我的恩人呢,并没有伤害我啊,而且,互相伤害是不好的啊。”安莉洁一步步走向凯莉,她轻声说着,“如果你担心的是我的话,他们什么都不会记住的。”
       她在拥抱凯莉。
       而凯莉,并没有推开她。
       艾比怔怔地看着,紧张地握紧了拳头,忽然发觉安迷修握住了自己的手。
       若是平常,自己一定会生气地把他推开吧,现在竟有些不舍得。

       “算了。”
       沉默良久,凯莉轻轻地捧起安莉洁脸,亲吻她的脸颊——这是神女给她的䃼偿。
       “这是我的谢礼,请收下吧。”
       艾比在恍惚间听见安莉洁的声者如风般划过耳边。

       艾比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。
       她问安迷修,安迷修却用迷茫的眼神望着自己。
       她发现手上多了一串很精致的冰凌手链——戴起来很舒服,而上面刻印的图腾是属于神 教的,她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,但她总觉得这是她应得的。
       安迷修也觉得很奇怪,找了许多奇奇怪怪的鉴定师来帮忙鉴定,最后得出来的结果是无害,由于艾比自己也很喜欢这条手链,所以便一直带着。
       可艾比总觉得发生过什么,但似乎却没有人记得了——包括自己在内。
       也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自己看那个傻瓜骑士,好像越来越顺眼了。
       自己好像……有点喜欢这个骑士?
他应该也喜欢自己吧,那怎么还不告白啊!如果不喜欢怎么办呀,真叫人烦恼。
       艾比偷偷看了眼安迷修。
       好像……有点帅。

       最近安迷修总觉得艾比殿下也许有点喜欢自己的,却又不敢确定,只能在心里不停的纠结着要不要表白。
      在这一天艾比偷看安迷修被抓到第16次的时候,安迷修忍不住了。

       “艾比殿下……那个,你听过《骑士宣言》吗?我……很喜欢最后一句,我想告诉你……我也一样。”
       “我将为所爱,至死不渝。”
       同时回响在两人的心间。
       艾比低头看见安迷修垂着头半跪在她的面前。
       那双蓝色的,如同天空般温柔清澈的双眼里,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       真好。
       “起来啦!”艾比别扭地嘟囔着。
       安迷修忐忑不安地起身。
       “我勉强答应做你这个笨蛋骑士的所爱!”艾比红着红颊扑进了眼前的人的怀里,就算是自己栽在这个笨蛋骑士身上好了,其实……挺好的。

       她得到的是这个骑士对爱的最正式的宣言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
       至死不渝什么的,自己是真的很爱听啊。
       不过这种事情怎么能告诉那个笨蛋骑士啊?
       艾比想着,将头埋进了安迷修的怀里,以此掩饰自己的脸红。
       错过了骑士宠溺的眼神。

跪求各位投卡卡和格瑞一票!!!

七创社:

今天是biliblimoe2018的最后1场本战64进16!

快为你喜欢的TA投出宝贵的一票吧~

投票方式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moe/2018/cn/schedule?id=20180707


原本想找绿色的底纸,但是没有找到只能用黄色的,总之提前祝开开生日快乐!
本命卡卡,我要吹爆他!
@雷狮子大开口 
那个,看到不嫌弃字丑所以发上来了,不知道现在收集齐了没有,现在发还来不来得及。
反正字丑画丑是没错。

【凹凸雷卡】〖最好的人〗

【凹凸雷卡】〖最好的人〗
原设改编内容*
严重OOC*
CP:雷卡
       是梦。
       卡米尔清楚地知道,这个梦就像是透过磨砂玻璃看过去的一切,模糊而朦胧——自己其实是心情复杂的,怀念有之,庆幸有之,还有一缕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忧伤。
       皇宫花园的角落里秋千下满地的枯叶,图书馆中叠得很高的古书中其中一本里夹的书签,护城河里随波逐流的一艘艘小纸船……
       还有……大哥的声音。
       模糊不清的,自己的身影。
       以及大哥清晰的侧颜。

       “你就是那个私生子?”
       “嘛,那你好像也算是我的弟弟。”
       大哥好奇地与自己对视,紫色的眸子里倒映着自己的模样,卡米尔一时失神,默然不语。

       “你们给我听好了,从现在开始谁跟卡米尔过不去,就是跟我雷狮过不去!”
       大哥将自己护在身后,紫色的眸子里是放肆的骄傲。
       被人在意与保护的感觉,原来是这样的吗?那时候的卡米尔像找到了一束温暖的阳光,冰冷的心开始渐渐融化起来,小心翼翼地向他的大哥靠近。

       “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的,你要跟我一起走吗?”
       璀璨的星空下,大哥侧过头来,他头上的皇冠很耀眼,但是在星空下就显得不值一提——卡米尔也觉得,像大哥这样的人,永远也不会被什么所束缚住的吧。
       就算是那所有人都渴望的,至高无上的权力,也无法打动大哥那桀骜不驯的心,多自由。
       “我会永远追随大哥。”卡米尔听到自己坚定的回答。

       “卡米尔你很聪明嘛!这样吧,等以后我们离开皇宫,你就做我的军师!”
       大哥的脸上是带着自由而放肆的笑容,一双紫眸像是盛满了整个宇宙,深邃得没有穷尽,耀眼得像是有无数颗明星在不断闪烁。
       他指着天空上的无数星光,转过头来向自己诉说自由的意义。
       卡米尔想,在那一瞬间,自己对大哥口中的自由也是充满了向往的。
       可自己不配,也不可能。

       这是在雷王星的日子。
       原来自己竟将这一切记得如此清晰吗?一字一 句,一幕一景,不曾忘却。
       真庆幸被大哥发现了啊,否则像自己这样的私生子,穷尽一生也不可能达到像这样的高度。

       他们很快就离开了这个皇宫。
       卡米尔仍然在梦里沉浮,他看见自己与大哥遇见了帕洛斯与佩利,而雷狮海盗团的名字也越来越响亮。
       可自已却很疲倦。
       眼边的黑眼圈从未消退——他不停地制定计划、操纵飞船、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信息、无时无刻不在担忧这个海盗团是否会一触即溃。
       这是大哥的海盗团。
       而大哥是他遇见过最好的人。
       是大哥让自己变成如今可以独当一面的海盗团军师,是大哥给了他改变自己私生子地位的机会。
       可他与大哥终究不同。
       “卡米尔,你还是不懂。”
       “算了。”
       一开始就是不同,无论再怎样,也依然是这样。
       卡米尔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脸上多了泪水。
       这是个梦,可这个梦太苦了。
       所以才会流泪。

       自己坠入一片空白,什么都没有的空洞的、空白,有紫色的细线从脚底下蔓延开来,指引着方向,自己心甘情愿又不得不追上。

       “卡米尔?”
       是大哥的声音吗?
       “卡米尔?”
       是大哥。

       几乎是一瞬间的事,卡米尔睁开了自己的双眼——深沉又平静的蓝色,像大海般深沉,像天空般平静。
       梦醒时分。
       雷狮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,卡米尔明明与平时一样,他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像是破碎了——让他有点觉得不安。
      卡米尔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大哥。
      真好,有大哥在。
      即使是凹凸大赛,只要是为了大哥的话,无论怎样都无所谓。
       其实从一开始,卡米尔所追求的就不是自由啊——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他的人生。
       身为私生子,如果不是因为雷狮根本活不到如今。因为雷狮的庇护而活下来的他,必须选择去追随雷狮,寻求自由——自己的选择向来都是唯一的,命运也没有给他其他的选项。
       但他心甘情愿——以卡米尔之名永远追随雷狮,即使鞠躬尽瘁,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。
       大哥真好啊,是卡米尔这辈子遇到过最好的人。
      卡米尔没有自由,他的一生已经被名为雷狮的牢笼锁住,却心甘情愿不能逃脱也不愿逃脱。

       自己的一切都是大哥给予的。
       无以回报。
       想成为大哥身边的与之并肩人,可卡米尔不行,不够好。
       所以卡米尔只希望雷狮能遇到一个这样最好的人,就像卡米尔曾经遇见雷狮一样。

      而自己,还是雷狮海盗团的军师,永远地、隔着一步之遥,追随在大哥的身后就好。

雷卡的公主抱!想画这个很久了,动作参考百度。